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
陈桂籍:英勇善战抗英夷
发布时间: 2014-04-25 信息来源: 市档案局  [内容纠错]

  陈桂籍,字月樵,新安县沙井乡岗头新村(今宝安区沙井街道辛养村旁腊岗仔)人,乃沙井宋末驸马陈梦龙的二十传裔孙。陈桂籍为清道光二十一年(1841)进士,官至新安县户部主事(正六品)。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,率沙井团练,勇杀英夷,闻名当地。

  清咸丰六年(1856)10月8日,英美等国因交涉“修订条约”扩张侵略中国未遂,英军制造“亚罗号船事件”。10月23日,在美、俄、法支持下,英海军上将西马糜各厘率数艘军舰强行越过虎门,攻占腊德、龟岗炮台。英法联军兵临广州城下,情势危急。

  面对西方列强入侵,两广总督叶名琛奏报咸丰皇帝,称召集二万余水陆兵勇,死守穗城。陈桂籍手下有一支英勇善战的沙井练勇,在珠三角一带颇负盛名,香港的英夷(英殖民主义者)也惧三分。叶名琛很看重新安沙井练勇,下令陈桂籍扰乱香港英军后方基地,解救广州。

  同年12月19日,陈桂籍按总督喻示,在南头县城学宫内的明伦堂召开动员大会,颁布抗英檄文,发动全县士民断绝对香港的一切供应。接着,从香港撤回全部新安人,让香港店铺关门、交通中断变死港。再次,在新安境内派人搜查和控制通敌的洋教徒,防止军情泄漏(见伦敦国家档案馆1856年《英国外交部档案、广州档案》中“新安县全体士绅檄文”)。

  香港是个海岛,三面被新安县包围着,要断绝它的供应,禁运是重要一环。陈桂籍安排其弟举人陈芝廷,专司在通往香港九龙的陆路交通设卡查检,水路上组织船队对香港全面封锁。每天派出20多条船只日夜监视英夷动向,偷袭英军巡逻队,打击陆上英军小分队,有次战斗还割下一名英军首级,大灭英夷气焰。

  据《英国国会文书》(1857年第二辑43卷2223号),刋《陈芝廷给陈桂籍的信》中谈到陈桂籍愿出五万银元和六品官职,向勇者购取抚华道(相当于政务司的职位)高和尔及警务处威廉坚两个人的人头。香港总督兼英国驻远东全权公使包令(1854年4月任),被陈桂籍弄得乱了方寸。港英基地屡遭扰乱,英军也因兵力不足,咸丰七年(1857)1月退出广州,伺机再攻。

  同年12月,英法联军5600余人集结珠江口,通牒叶名琛限广州城48小时内投降。其时,清政府全力镇压太平天国和捻军起义,无睱顾及广州。12月28日,英法联军炮击广州,都统来存和千总邓安邦顽强抵抗,次日广州还是失守。咸丰八年(1858)1月5日,叶名琛被俘于将军都统署,押经香港解往印度,4月10日死于印度加尔各答。

  叶名琛被俘后,清廷大吃一惊,随后命黄宗汉(福建晋江人)从北京急驰广州,接补两广总督空缺。清廷连发三次廷寄,命广东在籍前户部侍郎罗惇衍、二品卫前太常寺卿龙元僖、前工科给事中苏廷魁调集团练,暂设广东团练总局,招募东莞、香山、新安3县壮勇及广、佛等地练勇抗英。

  在广东团练总局的督率下,陈桂籍带新安勇士千余名,驻广州东路三宝墟,与扎营榕树头的千总邓安邦部成犄角,北路有候选知府林福盛率领的忠勇、安良局练勇和96乡勇,三路均遥相呼应。

  陈桂籍指挥新安壮勇,在龙眼洞乡勇的配合下,打退英军几次进攻。陈桂籍和千总邓安邦大胜三宝墟,受到清廷嘉奖。

  咸丰八年(1858)6月26日,中英签订《天津条约》,清廷丧权辱国。8月3日,香港英夷乘机登陆南头,叫新安人回香港复工,双方发生冲突,数名英军被揍。8月10日,3000名英军来南头报复。危急关头,陈桂籍率领骁勇的沙井团练赶到,与知县王寿仁带领的民勇一起将英夷赶出南头城。英夷对陈桂籍切齿痛恨,扬言8月23日攻打沙井,后又贴出告示8月27日血洗沙井,直取陈桂籍性命。陈桂籍及其团勇将生死置之度外,不怕恐吓,不怕流血,为保家乡,誓抗外敌。正如《筹办夷务始末(咸丰朝)》中收录的1858年10月7日两广总督黄宗汉给清廷奏摺所言,沙井等乡练勇“不告于绅,不禀官,自捐自战,誓将与之决生死”。

  陈桂籍后来留在广州为官,死后葬于白云山。沙井乡民无不传诵其抗英事迹。在辛养村附近陈梦龙驸马房的祠堂前,原竖有陈桂籍旗杆石。旗杆石碑连基础全长240厘米,其中石碑部分高110厘米、宽37厘米、厚10厘米,碑上部呈石鼓状,下刻阴文:“钦赐户部主事,道光辛丑恩科二十传裔孙 桂籍立”。道光辛丑,正是陈桂籍登科进士那一年。(彭全民 廖虹雷)

版权保护 | 隐私声明 | 网站帮助 | 网站导航 | 联系我们 | 邮箱登录
主办单位:深圳市档案局(馆) 版权所有
copyright@www.szdaj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69154号  网站标识码:4403000046  
建议使用IE6.0以上版本,分辨率:1024*768